亚豪娱乐

全球最任性老頭:我不看估值!不讓我投?那我投你對手!

發布時間: 2018-03-30 17:27:00

 文章來源:投資界
       “趕上這么一個好時代,睡覺的時間都覺得浪費。”這是“Softbank World 2017”大會后,孫正義傳播最廣的一句話。
  以前,只要日本軟銀集團CEO孫正義一說話,全日本都在聽。而現在,全世界都得聽。因為你很難忽視軟銀愿景基金(Vision Fund)的存在。
  1000億美元的目標規模,第一階段930億美元募資的完成,成立不到一年已投出超過350億美元,共計投資了30余家初創公司,這樣的速度和“大手筆”足夠讓人忌憚。
  3月29日凌晨,孫正義得力助手、Vision Fund負責人拉吉夫·米斯拉(Rajeev Misra)再次對外界宣布,Vision Fund在已投資30家公司的基礎上,將于未來兩年內再投資30家公司。投資部署完成后,軟銀要成為100家科技公司的最大股東。
  拉吉夫同時稱,Vision Fund也將推動其投資的各個公司間的合并計劃,建立一個受軟銀和該公司CEO孫正義控制或深刻影響的公司網絡。
  比如,幾天前,軟銀剛剛促成東南亞打車應用Grab收購Uber在東南亞所有打車業務,退出另外一個快速增長的地區;在去年拿到該基金4.5億美元投資的房地產經銷網站Compass就在使用由另一家該基金投資的辦公場地出租公司WeWork提供的辦公空間。
  再比如昨天,王興在其飯否上發文爆料“孫正義正在促成Uber和滴滴的全球合并,越來越好玩了。”
  軟銀愿景基金的觸角正在深入到世界每一個科技角落,這支巨無霸基金在孫正義的指揮下,四處出擊,并且試圖成為新時代的騎士。
  Vision Fund的“采購清單”
  據統計,自從1995年以來,軟銀集團一共投出1450億美元,而孫正義參與投資的公司更是高達1300家。而Vision Fund才是真正承載孫正義科技帝國夢想的主陣地。
  長期以來,軟銀都很依賴國內通信事業。但對未來的軟銀和孫正義而言,科技投資才是重點。創立之初,孫正義放言希望借助這支基金,抓住能夠驅動下一代創新的公司和平臺。愿景基金的投資領域包括:物聯網、AI、機器人、移動應用和計算等。
  2017年軟銀世界大會上,孫正義把軟銀在21世紀信息革命中扮演的角色,類比為那些為18~19世紀產業革命積累資本的歐洲貴族。在新時代,風險投資與新技術的重疊處就會迎來變革。他篤信“買買買”的巨大潛力。
  投資界統計發現,從投資領域來看,孫正義最看好的領域包括網約車、人工智能、生物醫療、電商、無人駕駛等,都是當下熱門行業。
  目前已進行的投資中,近期最大的一筆是近90億美元投資Uber獲得17.5%的股權。對軟銀而言,這筆大額交易代表其徹底All in全球大出行領域。軟銀目前已持有Uber幾個全球競爭對手的大量股份。2017年4月、12月,軟銀連續兩輪投資滴滴出行,最新一輪領投40億美元。
  此外,軟銀還連續投資了Uber在印度的競爭對手Ola。在東南亞市場上,軟銀先后于2016年9月和2017年4月對Grab進行了兩筆投資,前者是由其領投的7.5億美元融資,后者是聯合滴滴投資的20億美元融資。
  從投資金額來看,也是相當大手筆。投資界統計發現,目前為止,Vision Fund單筆投資額全部在1億美元以上,約50%的案例單筆投資額在10億美元以上。由于體量巨大,Vision Fund的投資都以1億美元為最低限額,這在一定程度上抬高了創業公司的估值。

 
  軟銀出手項目的規模都遠超一般VC投資的數額。愿景基金的管理合伙人、總經理 Jeffrey Housenbold曾在2017年底一場跨境投資峰會上毫不避諱地說,愿景基金的投資策略就是“制造王者”,對于他們看準的公司和領域,會毫不猶豫地出手,且每次出手就是1億美元以上的投資額。
  毫無疑問,愿景基金承接的任務,是創造自其投資阿里巴巴、雅虎日本和Sprint以來的下一個輝煌。
  孫正義鋪了一張強勢“大網”
  投資界試圖對目前愿景基金的投資策略加以總結:鋪大網、抓大魚,頻繁押、重整合。
  孫正義曾經公開表示,“物聯網將會引領下一輪技術爆炸,正如在地球演變歷史上寒武紀爆發形成了無數新物種一樣,用不了多久,聯網的物聯網設備數量將會達到1萬億。”投資界梳理愿景基金現有投資組合后發現,正是基于這一趨勢將形成奇點的判斷,愿景基金的投資方向與軟銀集團總體戰略高度一致:
  一方面,其對半導體芯片、無人駕駛、虛擬現實、人工智能、衛星通訊、生物技術等前沿科技領域保持著較大投資力度;另一方面,對互聯網金融、共享出行、生態農業、電子商務等依托大數據的消費領域也保持持續投資;此外,斥巨資收購芯片巨頭ARM、NVIDIA則體現了它在基礎技術與硬件領域的大膽布局。
  愿景基金尋找的,是某行業具有顛覆性的龍頭公司。
  軟銀于 2016 年用 310 億美元收購了 ARM,并讓其在交易完成后退市。這是軟銀成立以來最大的一筆收購。想成為科技布道者的孫正義認為,采用 ARM 設計的芯片每年出貨量達 150 億枚,在手機市場占據主導地位的同時,也會在物聯網浪潮中有至關重要的地位。
  2017年7月,軟銀、滴滴20億美元聯合領投東南亞出行平臺Grab。Grab的模式與滴滴是類似的,其在東南亞7個國家65個城市提供服務,目前日訂單量近300萬,在第三方出租車打車市場占有95%的份額,在私家車打車市場占有71%的份額。2017年10月,軟銀集團和騰訊11億美元領投印度打車公司Ola, Ola的估值將達到70億美元,軟銀也成為Ola最大的投資者。這些企業分別是各自區域的領頭羊。
  2017年,軟銀計劃向WeWork投資44億美元,其中多數資金將用于WeWork的主業,約有14億美元用于幫助WeWork向亞洲擴張。2017年7月26日,WeWork宣布設立“中國WeWork”,領投方為弘毅投資和軟銀集團,兩者共投資5億美元用于加速拓展中國市場。
  WeWork通過把分享辦公場地、辦公服務及創意的企業家聚集到一起,讓公司成為新商業模式的溫床。目前已經在全球15個國家,50個城市擁有155個辦公空間,為超過130000名來自世界各地的會員提供空間、社區和服務。
  在孫正義鋪設的這張大網下,愿景基金在一年多的投資中已經建立了生態系統,對所投公司產生指數效應,即幫助他們發展全球型的業務?;鹨矔椭軐崿F交叉銷售(cross-sell)的所投公司聯系起來,例如Auto1可以賣二手車給Uber司機或WeWork職工,Lemonade可將醫保賣給共享經濟雇員。
  “不少融資數額巨大的初創公司,第一個電話總是打給愿景基金”。自信的孫正義曾公開喊話:軟銀還是耐心的長期投資者。所投企業在未來五年的“任何時候”都可以申請足夠的資本,并獲得來自軟銀的更多支持。
  在投資界看來,這兩年科技公司估值的進一步提升,孫正義可謂“功不可沒”,他看中的公司,往往會以業內認為更高的溢價參與。但更多的聲音是,孫正義這兩年的投資開始受到審視,其“未來”、“愿景”的光環也有些褪去。業內很多人也表示迷惑,因為其投資的項目也不見得多前沿、多“未來”、多富有科技感,這只基金也說不清是更VC一些,更PE一些,還是一支純科技基金。
  在一些業內投資人士看來,孫正義正以高溢價構筑他的帝國,他的“愿景”,但是風險也在堆積。
  都是泡沫?與VC/PE是高度共棲的關系?
  愿景基金持有的雄厚資金正在改變資本世界的游戲規則。在對一家公司的投資中,愿景基金輕松大筆一揮就能搞定投資,而小型基金可能慘遭擠出。
  軟銀傾向于投資處在發展后期、具有高市場份額和高估值的私營企業,其中一些公司或許因為擔心估值破滅而推遲了IPO。而對高估值公司的投資者而言,愿景基金就像是一個救生圈,隨著眾多獨角獸公司推遲IPO,將股份賣給軟銀不失為一個很好的退出方式。
  或許,軟銀自身并不是泡沫的締造者,但它大手筆投資的行為、定價的隨意性以及市場情緒的高漲可能預示著泡沫的形成。
  近期有報道提到,“軟銀董事會承認完全看不懂孫的投資理由,特別是在估值方面,他愿意為還沒有受過調查的風險商業項目大手筆投資。”而在近期的一些投資項目中,例如Uber、滴滴或是WeWork都在持續貶值,這也使得軟銀的投資者感到非常困惑。而在這之前孫正義在短短1年內大手筆投資了許多項目,這些被投資的公司估值也大多偏高。
  事實上,軟銀自己也發現這種苗頭。就在投資Roivant一個月之后,該公司備受追捧的阿爾茲海默癥藥物interpirdine被宣布無效。
  并且,孫正義個性相當強勢。一位投資人曾向投資界透露,“(愿景基金)會說如果你們不要這筆錢,那么我就把它拿去投資你的競爭對手。這讓每個人都意識到它們需要更多的資金,都去追逐資本,誰還會認真打磨產品?”
  很明顯,軟銀集團和愿景基金在創投領域咄咄逼人的表現,正在給其他VC/PE帶來壓力。
  有分析指出,愿景基金會向這個已經資本過度飽和的領域注入更多的資金,而太多的熱錢被投向十分有限的項目中,極容易導致市場的失控,而過度的資金又將吸引更多的資金追風。
  當然,也有投資人認為,愿景基金會給孫正義帶來其他投資者所不具備的優勢,比如在一些資本密集型行業,他將擁有更大的投資范圍,并能選擇更長期地支持他看好的項目。
  其他投資機構正在積極應對軟銀的挑戰,應對方法同樣是成立大規?;?。消息人士表示,紅杉資本正在募集的基金包括一支全球成長基金、多支美國和中國(早期與成長期)基金,以及一支印度基金,募集資金總額高達120億美元?!度A爾街日報》本月初報道了紅杉資本多支基金的募集情況,并提到這支規模高達80億美元的全球成長基金。
  在初創公司遍布全球,融資規模也各不相同的背景下,紅杉資本采用多層次的基金策略,該策略將為其提供更大的投資靈活性,既可以為初創企業提供早期投資,也可以為成長型企業提供巨額融資。
  長期跟蹤及分析私募市場的CB Insights公司首席執行官 Anand Sanwal表示:“軟銀對企業估值顯然并不敏感,愿意支付高溢價。從這種情況來看,紅杉資本此次大規模融資將有助于提升其投資競爭力。”
  軟銀的資金受到一些企業家的歡迎,因為這意味著在出售企業或上市之前,他們將擁有較大的成長空間。但此外也不無隱憂,因為這些企業在獲得其投資時會接受一些條款,這將對他們未來的發展產生一些隱患,例如,需要償還更多債務、轉讓股權和公司管理權等等。
  此外,去年12月有媒體消息稱,多家硅谷基金也在考慮籌集大規模的基金,目的正是為應對軟銀愿景基金的挑戰。
  結語
  曾經雅虎的聯合創辦人楊致遠就這樣評價到孫正義:“我認為孫正義就像我第一天認識他那樣,他是最頑固、不知疲倦的,不停鞭策自己,也鞭策身邊人。他也喜歡下注,而且是大賭注。雅虎很幸運是他早期成功投資之一,不過他也有很多失敗投資,但他不會讓這些失敗成為絆腳石,只會重新來過,然后更努力。我認為愿景基金已經做的事就是讓他實現他一直想做的,‘做一個有影響力的投資人’。
  接下來,看孫正義的了。

上一篇:

下一篇:

發布時間: 2018-03-30 17:27:00

 文章來源:投資界
       “趕上這么一個好時代,睡覺的時間都覺得浪費。”這是“Softbank World 2017”大會后,孫正義傳播最廣的一句話。
  以前,只要日本軟銀集團CEO孫正義一說話,全日本都在聽。而現在,全世界都得聽。因為你很難忽視軟銀愿景基金(Vision Fund)的存在。
  1000億美元的目標規模,第一階段930億美元募資的完成,成立不到一年已投出超過350億美元,共計投資了30余家初創公司,這樣的速度和“大手筆”足夠讓人忌憚。
  3月29日凌晨,孫正義得力助手、Vision Fund負責人拉吉夫·米斯拉(Rajeev Misra)再次對外界宣布,Vision Fund在已投資30家公司的基礎上,將于未來兩年內再投資30家公司。投資部署完成后,軟銀要成為100家科技公司的最大股東。
  拉吉夫同時稱,Vision Fund也將推動其投資的各個公司間的合并計劃,建立一個受軟銀和該公司CEO孫正義控制或深刻影響的公司網絡。
  比如,幾天前,軟銀剛剛促成東南亞打車應用Grab收購Uber在東南亞所有打車業務,退出另外一個快速增長的地區;在去年拿到該基金4.5億美元投資的房地產經銷網站Compass就在使用由另一家該基金投資的辦公場地出租公司WeWork提供的辦公空間。
  再比如昨天,王興在其飯否上發文爆料“孫正義正在促成Uber和滴滴的全球合并,越來越好玩了。”
  軟銀愿景基金的觸角正在深入到世界每一個科技角落,這支巨無霸基金在孫正義的指揮下,四處出擊,并且試圖成為新時代的騎士。
  Vision Fund的“采購清單”
  據統計,自從1995年以來,軟銀集團一共投出1450億美元,而孫正義參與投資的公司更是高達1300家。而Vision Fund才是真正承載孫正義科技帝國夢想的主陣地。
  長期以來,軟銀都很依賴國內通信事業。但對未來的軟銀和孫正義而言,科技投資才是重點。創立之初,孫正義放言希望借助這支基金,抓住能夠驅動下一代創新的公司和平臺。愿景基金的投資領域包括:物聯網、AI、機器人、移動應用和計算等。
  2017年軟銀世界大會上,孫正義把軟銀在21世紀信息革命中扮演的角色,類比為那些為18~19世紀產業革命積累資本的歐洲貴族。在新時代,風險投資與新技術的重疊處就會迎來變革。他篤信“買買買”的巨大潛力。
  投資界統計發現,從投資領域來看,孫正義最看好的領域包括網約車、人工智能、生物醫療、電商、無人駕駛等,都是當下熱門行業。
  目前已進行的投資中,近期最大的一筆是近90億美元投資Uber獲得17.5%的股權。對軟銀而言,這筆大額交易代表其徹底All in全球大出行領域。軟銀目前已持有Uber幾個全球競爭對手的大量股份。2017年4月、12月,軟銀連續兩輪投資滴滴出行,最新一輪領投40億美元。
  此外,軟銀還連續投資了Uber在印度的競爭對手Ola。在東南亞市場上,軟銀先后于2016年9月和2017年4月對Grab進行了兩筆投資,前者是由其領投的7.5億美元融資,后者是聯合滴滴投資的20億美元融資。
  從投資金額來看,也是相當大手筆。投資界統計發現,目前為止,Vision Fund單筆投資額全部在1億美元以上,約50%的案例單筆投資額在10億美元以上。由于體量巨大,Vision Fund的投資都以1億美元為最低限額,這在一定程度上抬高了創業公司的估值。

 
  軟銀出手項目的規模都遠超一般VC投資的數額。愿景基金的管理合伙人、總經理 Jeffrey Housenbold曾在2017年底一場跨境投資峰會上毫不避諱地說,愿景基金的投資策略就是“制造王者”,對于他們看準的公司和領域,會毫不猶豫地出手,且每次出手就是1億美元以上的投資額。
  毫無疑問,愿景基金承接的任務,是創造自其投資阿里巴巴、雅虎日本和Sprint以來的下一個輝煌。
  孫正義鋪了一張強勢“大網”
  投資界試圖對目前愿景基金的投資策略加以總結:鋪大網、抓大魚,頻繁押、重整合。
  孫正義曾經公開表示,“物聯網將會引領下一輪技術爆炸,正如在地球演變歷史上寒武紀爆發形成了無數新物種一樣,用不了多久,聯網的物聯網設備數量將會達到1萬億。”投資界梳理愿景基金現有投資組合后發現,正是基于這一趨勢將形成奇點的判斷,愿景基金的投資方向與軟銀集團總體戰略高度一致:
  一方面,其對半導體芯片、無人駕駛、虛擬現實、人工智能、衛星通訊、生物技術等前沿科技領域保持著較大投資力度;另一方面,對互聯網金融、共享出行、生態農業、電子商務等依托大數據的消費領域也保持持續投資;此外,斥巨資收購芯片巨頭ARM、NVIDIA則體現了它在基礎技術與硬件領域的大膽布局。
  愿景基金尋找的,是某行業具有顛覆性的龍頭公司。
  軟銀于 2016 年用 310 億美元收購了 ARM,并讓其在交易完成后退市。這是軟銀成立以來最大的一筆收購。想成為科技布道者的孫正義認為,采用 ARM 設計的芯片每年出貨量達 150 億枚,在手機市場占據主導地位的同時,也會在物聯網浪潮中有至關重要的地位。
  2017年7月,軟銀、滴滴20億美元聯合領投東南亞出行平臺Grab。Grab的模式與滴滴是類似的,其在東南亞7個國家65個城市提供服務,目前日訂單量近300萬,在第三方出租車打車市場占有95%的份額,在私家車打車市場占有71%的份額。2017年10月,軟銀集團和騰訊11億美元領投印度打車公司Ola, Ola的估值將達到70億美元,軟銀也成為Ola最大的投資者。這些企業分別是各自區域的領頭羊。
  2017年,軟銀計劃向WeWork投資44億美元,其中多數資金將用于WeWork的主業,約有14億美元用于幫助WeWork向亞洲擴張。2017年7月26日,WeWork宣布設立“中國WeWork”,領投方為弘毅投資和軟銀集團,兩者共投資5億美元用于加速拓展中國市場。
  WeWork通過把分享辦公場地、辦公服務及創意的企業家聚集到一起,讓公司成為新商業模式的溫床。目前已經在全球15個國家,50個城市擁有155個辦公空間,為超過130000名來自世界各地的會員提供空間、社區和服務。
  在孫正義鋪設的這張大網下,愿景基金在一年多的投資中已經建立了生態系統,對所投公司產生指數效應,即幫助他們發展全球型的業務?;鹨矔椭軐崿F交叉銷售(cross-sell)的所投公司聯系起來,例如Auto1可以賣二手車給Uber司機或WeWork職工,Lemonade可將醫保賣給共享經濟雇員。
  “不少融資數額巨大的初創公司,第一個電話總是打給愿景基金”。自信的孫正義曾公開喊話:軟銀還是耐心的長期投資者。所投企業在未來五年的“任何時候”都可以申請足夠的資本,并獲得來自軟銀的更多支持。
  在投資界看來,這兩年科技公司估值的進一步提升,孫正義可謂“功不可沒”,他看中的公司,往往會以業內認為更高的溢價參與。但更多的聲音是,孫正義這兩年的投資開始受到審視,其“未來”、“愿景”的光環也有些褪去。業內很多人也表示迷惑,因為其投資的項目也不見得多前沿、多“未來”、多富有科技感,這只基金也說不清是更VC一些,更PE一些,還是一支純科技基金。
  在一些業內投資人士看來,孫正義正以高溢價構筑他的帝國,他的“愿景”,但是風險也在堆積。
  都是泡沫?與VC/PE是高度共棲的關系?
  愿景基金持有的雄厚資金正在改變資本世界的游戲規則。在對一家公司的投資中,愿景基金輕松大筆一揮就能搞定投資,而小型基金可能慘遭擠出。
  軟銀傾向于投資處在發展后期、具有高市場份額和高估值的私營企業,其中一些公司或許因為擔心估值破滅而推遲了IPO。而對高估值公司的投資者而言,愿景基金就像是一個救生圈,隨著眾多獨角獸公司推遲IPO,將股份賣給軟銀不失為一個很好的退出方式。
  或許,軟銀自身并不是泡沫的締造者,但它大手筆投資的行為、定價的隨意性以及市場情緒的高漲可能預示著泡沫的形成。
  近期有報道提到,“軟銀董事會承認完全看不懂孫的投資理由,特別是在估值方面,他愿意為還沒有受過調查的風險商業項目大手筆投資。”而在近期的一些投資項目中,例如Uber、滴滴或是WeWork都在持續貶值,這也使得軟銀的投資者感到非常困惑。而在這之前孫正義在短短1年內大手筆投資了許多項目,這些被投資的公司估值也大多偏高。
  事實上,軟銀自己也發現這種苗頭。就在投資Roivant一個月之后,該公司備受追捧的阿爾茲海默癥藥物interpirdine被宣布無效。
  并且,孫正義個性相當強勢。一位投資人曾向投資界透露,“(愿景基金)會說如果你們不要這筆錢,那么我就把它拿去投資你的競爭對手。這讓每個人都意識到它們需要更多的資金,都去追逐資本,誰還會認真打磨產品?”
  很明顯,軟銀集團和愿景基金在創投領域咄咄逼人的表現,正在給其他VC/PE帶來壓力。
  有分析指出,愿景基金會向這個已經資本過度飽和的領域注入更多的資金,而太多的熱錢被投向十分有限的項目中,極容易導致市場的失控,而過度的資金又將吸引更多的資金追風。
  當然,也有投資人認為,愿景基金會給孫正義帶來其他投資者所不具備的優勢,比如在一些資本密集型行業,他將擁有更大的投資范圍,并能選擇更長期地支持他看好的項目。
  其他投資機構正在積極應對軟銀的挑戰,應對方法同樣是成立大規?;?。消息人士表示,紅杉資本正在募集的基金包括一支全球成長基金、多支美國和中國(早期與成長期)基金,以及一支印度基金,募集資金總額高達120億美元?!度A爾街日報》本月初報道了紅杉資本多支基金的募集情況,并提到這支規模高達80億美元的全球成長基金。
  在初創公司遍布全球,融資規模也各不相同的背景下,紅杉資本采用多層次的基金策略,該策略將為其提供更大的投資靈活性,既可以為初創企業提供早期投資,也可以為成長型企業提供巨額融資。
  長期跟蹤及分析私募市場的CB Insights公司首席執行官 Anand Sanwal表示:“軟銀對企業估值顯然并不敏感,愿意支付高溢價。從這種情況來看,紅杉資本此次大規模融資將有助于提升其投資競爭力。”
  軟銀的資金受到一些企業家的歡迎,因為這意味著在出售企業或上市之前,他們將擁有較大的成長空間。但此外也不無隱憂,因為這些企業在獲得其投資時會接受一些條款,這將對他們未來的發展產生一些隱患,例如,需要償還更多債務、轉讓股權和公司管理權等等。
  此外,去年12月有媒體消息稱,多家硅谷基金也在考慮籌集大規模的基金,目的正是為應對軟銀愿景基金的挑戰。
  結語
  曾經雅虎的聯合創辦人楊致遠就這樣評價到孫正義:“我認為孫正義就像我第一天認識他那樣,他是最頑固、不知疲倦的,不停鞭策自己,也鞭策身邊人。他也喜歡下注,而且是大賭注。雅虎很幸運是他早期成功投資之一,不過他也有很多失敗投資,但他不會讓這些失敗成為絆腳石,只會重新來過,然后更努力。我認為愿景基金已經做的事就是讓他實現他一直想做的,‘做一個有影響力的投資人’。
  接下來,看孫正義的了。

上一篇:

下一篇:

我們的團隊
核心成員
<ins id="15nhj"></ins>
<ins id="15nhj"></ins>
<cite id="15nhj"><noframes id="15nhj"><del id="15nhj"><th id="15nhj"></th></del><del id="15nhj"><noframes id="15nhj"><del id="15nhj"></del> <ins id="15nhj"></ins>
<i id="15nhj"><noframes id="15nhj"><del id="15nhj"></del><ins id="15nhj"></ins>
<ins id="15nhj"><noframes id="15nhj"><cite id="15nhj"></cite>
<ins id="15nhj"></ins><del id="15nhj"></del>
<cite id="15nhj"><span id="15nhj"></span></cite>
<var id="15nhj"><strike id="15nhj"><thead id="15nhj"></thead></strike></var>
<ins id="15nhj"></ins><i id="15nhj"><th id="15nhj"></th></i>
<ins id="15nhj"><noframes id="15nhj"><ins id="15nhj"></ins><del id="15nhj"></del><del id="15nhj"><th id="15nhj"><del id="15nhj"></del></th></del><ins id="15nhj"><noframes id="15nhj"><ins id="15nhj"></ins>
<cite id="15nhj"><noframes id="15nhj"><cite id="15nhj"></cite><ins id="15nhj"><noframes id="15nhj"><ins id="15nhj"></ins>
<cite id="15nhj"><noframes id="15nhj">
<del id="15nhj"><th id="15nhj"><del id="15nhj"></del></th></del>
<del id="15nhj"></del>
<var id="15nhj"><noframes id="15nhj">
<ins id="15nhj"></ins>
<ins id="15nhj"><noframes id="15nhj"><cite id="15nhj"></cite>
<del id="15nhj"><th id="15nhj"><del id="15nhj"></del></th></del><ins id="15nhj"><noframes id="15nhj"><cite id="15nhj"></cite><del id="15nhj"><th id="15nhj"><del id="15nhj"></del></th></del>
<del id="15nhj"><noframes id="15nhj">
<del id="15nhj"><noframes id="15nhj"><del id="15nhj"></del><var id="15nhj"><th id="15nhj"><var id="15nhj"></var></th></var>
<del id="15nhj"></del>
亚豪娱乐